陨落的天书

退圈边缘…闲事勿扰
现只更新gloomytale
更新结束就退圈
少图

幻市(原创小说)的孩子

名字是aphasia

P1是成年的时候的模样,瞳孔因为多个实验体的力量而呈现出了彩色。

P2为实验体模式魅夜恶魔P3为实验体模式破碎P4为实验体模式死亡凝视

幼年被关押在实验室中,被充当做活体试验品。实验为生物融合,而aphasia是活体实验中仅存下来的一位。

拜实验所赐,aphasia体内有着113个实验体,每个实验体都能给他不同的力量。

这一切都要归功于他融合的第一个生物,破碎,一个飘忽在宇宙中的虚无生命体。破碎为了生存下去,吞噬了aphasia原本的魔法力量,用自己的魔法力量代替,这也是aphasia能够吸收其他112个实验体的根本原因。

后来aphasia被ncc解救,终于走出了实验室面对了世界。对ncc十分亲近,对这位救命恩人有着无比浓重的感情。

在ncc被金星杀死后,对这个凶手满怀恨意,想找到他,但也没有办法。

在ncc组织中一个人的引导下,aphasia接纳了圣器,成为了圣器的新主人。ncc死后,aphasia由先生照顾,逐步对世界的知识了解的更多了。

根据圣器找到了金星,但是战斗经验不足的他,也无法战胜金星。但随后在aphasia濒临死亡之时,体内的实验体突然活跃,将金星打成了重伤。但暴走的自己也伤害了无辜的人。

为了救他们,aphasia与实验体达成契约。最终变成了这样。

幼年的aphasia对世界十分好奇,每个人都是以善意和笑容对待,这是他发自内心的。不过很害怕研究场所和医院,如果要强制带着他去医院,请做好一路嘤嘤嘤的准备。

在成长期的aphasia加入了ncc的组织,开始维持这个社会。这个时候他果断鲁莽的一面展现出来。虽然还是微笑着,但是心中已经有了仇恨的种子。一定要找到那个家伙,杀了他。但他也时常回想,自己为何在战斗。

在伤害了无辜的人之后,aphasia因为突然出现在体内的实验体,过去和现在的自责交织。让他产生了严重的厌战心理。

“能够和平解决就好了”

放下了仇恨的他,决定只是给金星一个教训就好了。

和实验体多次打过交道之后,aphasia自身也稳重了起来。也有些冷静过头了。厌战和心态平稳,让他过分谦卑了起来。但是他也有了一个目标。让这个社会,安全的自我发展下去。让阻碍的存在,和平消失。

来,aphasia,和大家打个招呼吧。

“各位好,我是aphasia,真的说要说什么,我反倒不知道了,不过各位要有什么问题,我可以和各位好好交流一下。

而且我也很愿意和各位交流,毕竟很多误会都是交流不足,那么就这样,再见”

这个幻市,这个没城,还有余晖。

濒临死亡的时候。体内的实验体挣扎了起来。

幻市(原创小说)的孩子

名字叫做ncc,不过这也是代号。

是死者,现在生活在地狱,被地狱的生物们称呼为失魂恶魔。

因为死亡的时候是被金星摧毁到连尸体都不剩下,所以全身都是由魔法构成的,因此不存在地狱生物一般都带有的身体缺陷。

生前思维是个机器人,当然死后也是。思想上只会听从命令,服从命令,完全不懂得反抗。没有命令的时候甚至无法正常生活,哪怕生存的本领,从战斗到社交,甚至到生活起居都是十分优秀的,但是依旧无法正常生活。命令是他的全部,有些时候甚至需要特别的命令它照顾好自己,它才会去考虑照顾好自己的事情。

这一点完全是因为他的父亲培养所致,在ncc刚13岁的时候,就开始了机器人一般的培养,他的父亲没有给他取过名,人为的抹去了一个孩童的灵魂。此后也是加入了父亲的组织清道夫,得到了圣器们的认可,成为了最强的战斗力。不过还是不敌金星,最终因为杀人过多堕落地狱。

在地狱见到了恩兔,交流之后把恩兔当做了新的上司,听从恩兔的命令在地狱生活。

不过大多数时候主要工作都是帮忙恩兔照顾饮食起居,从战斗人员变成了保姆一样的存在。

随着时间推移,恩兔和他似乎产生了更为奇妙的感情。当然更多的是恩兔的感情。ncc本身几乎没有察觉到自身的感情变化。

来到地狱失去了圣器,但是也获得了新的能力。

“这是命令吗,如果是的话,我明白了”

“想要我这样做吗,我了解了”

这是他最常说的话,除此之外,对待上级是绝对忠诚,不多问,不多说,不多想,也不怀疑。

“只要完成命令就好了”

和上级会不自觉的保持距离(这个事情主要表现在恩兔上)突然接触也会让他远离好几步。(但可以通过命令让他靠近)

那么,ncc你也很大家说几句吧。

ncc:“我叫ncc,再见”

嗯…好吧,他就是这样的。













28.花园里的茶话会

花园中,有一张桌子摆在正中间的空地,五彩缤纷的花朵围着桌子绽放,花朵在暴雨的摧残下,没有一点败落的迹象,反而绽放的更加艳丽。

frisk和asgore走到了那桌子旁边,只见asgore抬起了手,在桌椅上的积水便四散开来。

“先在花园中四处转转吧,frisk,我先去泡杯花茶。”​asgore说完,就离开了花园,留下了frisk独自在这里。

frisk看着asgore离开,自己走到了花丛边蹲了下来,在他面前的,是一朵黄色的花朵。她对着这朵花,笑着低语。

“我做到了,我安全的来到王都了,我也可以留在这个大家庭了,接下来只要能再和所有的怪物成为朋友,能和大家生活在一起,就好了。我也可以做到的,对吧。”

毕竟我喜欢地下的每一个怪物。

然而在frisk的身后,一个绿色的藤蔓,悄悄的蔓延了过来。

“终于,让我找到机会了,人类。”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,还没等frisk反应过来,绿色的藤蔓就缠绕上了frisk的左脚,拉住了她的双手,粗壮的藤蔓在frisk脸上缠绕了好几圈捂住了她的嘴。将她拘束了起来。~

“唔嗯!!”惊吓的尖叫,变成了支支吾吾的声音。

另一朵黄色的花朵,从地下冒了出来,脸上挂着恐怖的笑容。“我们时间有限,交出你的灵魂吧”

“唔嗯!!唔!”随着黑色的颗粒接近,frisk的挣扎也更加激烈了。但藤蔓依旧紧紧的固定着frisk的身子,无论frisk怎么挣扎都只能微微的颤动着身体。转眼间,黑色的颗粒已经冲到了frisk身前,这让她本能的闭上了眼睛,浑身绷紧。

但是疼痛并没有如期而至,等frisk睁开眼睛,看见黑色的颗粒停在了自己灵魂前两三厘米的位置。flower,正看着自己衣服上的红宝石,望得出神。

虽然拘束依旧没有揭开,但是嘴上的束缚却因为flower突然失神而松动了一些。

“为什么要…袭击我…夺取我的灵魂…人类灵魂…对你们没有…任何作用啊。”

“要把灵魂给…要把灵魂给谁?我…是flower…我是谁”

什么都记不清了,是吗。

flower突然松开了对frisk的拘束,钻入了地下。frisk摔倒了地上,惨叫了一声,捂着疼痛的背部爬了起来。

asgore也在这个时候重新出现在了花园的门口,手中端着茶具。

“frisk,发生了什么,你没事吧”

“我没事asgore先生,请问一下,地下有没有一个跟花一样的怪物,黄色的花。”

“那样的怪物?我不记得有这样的怪物。”

“是吗”frisk坐到了椅子上,深吸了一口气,打算让自己冷静下来。“但是刚才,就有这样的一个怪物来过”frisk看着自己被勒红的手腕,asgore走了过来放下了茶具,坐到了frisk对面。

随后frisk就给asgore讲了自己刚才的遭遇。asgore皱着眉,看着四周。

“也就是说有个我都不知道的怪物,出现,并且打算杀死你…不确切来说,是想要拿走你的灵魂,可是…却因为看到你的服装,停手了。”

“就是这样asgore先生”

“也许是我不认识的怪物,出去之后问问undyne,看看她有没有印象吧。很抱歉刚刚离开没有保护你,让你陷入了这样危险的情况。之后我会让discern继续在你身边的,有他保护你,你在地下也会安全很多。”

frisk没有说话,只是微笑的点了点头,喝了一口asgore泡的花茶。

“好喝!”

“哈哈…frisk你真的不像个孩子,虽然有些时候会很慌乱,但是你却能做出很多做不到的事情,甚至能做到在经历这样的事情中冷静下来。frisk,你是曾经在死亡边缘走过吗。啊,抱歉…我不应该询问那么多,你的过去”

听到asgore的话frisk先是变了一下脸色,知道asgore不打算继续追问,这才安心了一些。

“每个人都有点秘密”asgore继续说着,而且这秘密可能也藏着你要留在这的原因,当然这句话他没有出口。这次的谈话让他知道,面前的frisk,是不可以当做普通的人类孩子看待的。冷静,沉着,虽然胆小很多,但是有这超乎寻常的分析力,以及…在结界处,能明确感知的强大的魔法力量,若不是地下没有光,那么他应该有很强大的力量。

这不是一个普通的人类孩子,但是,幸好她足够善良。asgore安心的笑了笑。

“花园的景色不错吧,以前toriel很喜欢打理这里,不过现在都是我来做了。”

“asgore先生打理的也不错啊,这些花朵很漂亮,我一进来就被吸引了。”

“能在地下养花,也是多亏了alphys博士啊”

“感觉…alphys做了很多啊,从热域那边了解了她之后,你们一直都在感谢她。”

“毕竟她相当于地下世界的恩人,如果没有她,我们不会有现在的生活空间,和这样的环境。”

“天幕,暗黑世界中的花,永不枯竭的能源,生活空间,食物,智能机器。真是厉害的科学家啊,我都想跟她学习了。”

“哈哈…alphys的知识对你来说还是太早,也许你可以跟toriel学习一段时间,她一直相当一个教师”

​“妈妈吗,嗯嗯,等做完了该做的事情,回到遗迹之后我就跟她学习一段日子,毕竟在人类社会,我都没有学到什么知识。”

​“那样的话toriel会很高兴的”asgore起身给frisk倒上了第二杯花茶。“不过,要居住下来,我不建议你在王都生活,也许frisk你可以住在雪镇,或者遗迹”

“居住的地方,我已经答应过妈妈了,我会回到遗迹去居住的。”​

“那就好。”​

“不过asgore先生,有什么办法能让我不需要你们的帮助,也能看清黑暗的路吗。”​

“这个我没有办法,这个黑暗的灵感好像是alphys从结界中得到的,如果没有怪物灵魂,就无法适应,这个是我们的防御手段之一。”​

“原来如此,看来我得尽快适应黑暗的生活了”​

……

悠闲的下午茶,很快的度过了。asgore带着离开了城堡,discern和alphys已经等候多时,之前的怪物们也早就散开了。​

“discern”​asgore看着discern“之后这个孩子的安全,就交给你了,顺便帮我问问undyne,认不认识一个跟黄色花朵一样的怪物。”

“我知道了,王”​discern露出了一丝麻烦的表情,侧头把嘴中的糖棍敲起,顺便用兜帽挡住了脸。

“那么今天,带frisk回去吧,在地下活动了那么久,也该累了。”​asgore得到了discern回复后,点头继续说着。

“那么我也先回去了”​alphys拉了一下身上到黑衣服,尾巴拍打了两下地面“还是一段不错的旅行哦,期待下次见面frisk”说完alphys也就转身离开了,asgore也回到了城堡中。

frisk走下了楼梯,轻快的来到了discern身前,前倾着身体,微笑着。

“今后也请多多指教,discern”​

“切,真是麻烦啊,不过我都答应王了,就勉为其难的照顾你吧,喂小鬼,把手给我”​

“唉?”

“我叫你把手给我”​

“哦哦”​frisk疑惑的伸出了手,discern便一把握住,将自己和frisk瞬移到了遗迹的大门口。然后立刻松开了。

“好好感激我吧”​

“啊,谢谢,discern真可靠呢”​

“我只是想快点拜托你,好回到雪镇睡觉,今天太折磨骨了,我估计没有你在mettaton哪里演那样一出戏,也不至于那么累。”​

“唔,抱歉,我的错”frisk低下了头,一副可怜的样子。

“唔!别这样,我可不会可怜你,倒不如说我还在生气呢”discern转过了头。

“我也是想报复一下mettaton啦,谁让他骗我,对了discern,那几道题,你知道答案吗”

“你问我就要告诉你吗”

“求求你啦”

“……vih的答案就跟你想的一样,移动这四位字母,它的后四是告诉你它后移了四位,所以你往前移动四位就好了。答案是red,红色。

6,就是混合的那张纸上面写了1到5,考虑到之前1到5代表的是颜色顺序,那么这里的1到5也应该是颜色,所以题目的意思就是五中颜色的混合是第六个颜色,就是黑色。

第二个,另一边,答案就是mettaton还没有变成表演造型的时候,自己显示屏上的另一个颜色,因为红色已经有了,所以就是绿色。

第四个,剩下的,就是说剩下的那个颜色就是这个题的答案。

第三个,球的颜色,这个题可以和第二题达成误导,如果你认为这个题目的答案是绿色,那么你就无法谜题了。被蓝色光照着,显示出绿色的球,它的实际颜色其实是黄色,这是三原色的叠加原理。所以答案,不用重复了吧。

那么到了第五题,这题,就是不想让你解开才会出现的,虽然交给我的话,倒是没有什么难度。”

discern还特别停顿了一下看frisk的表情。

“discern,你刚刚的表情仿佛在说给你也做不到哦”结果frisk的反应仿佛给了他一棍。

“再见”

“别别别我错啦,discern继续解释吧”

“我生…”话还没说完,frisk已经睁开了翠绿色的眼睛,可怜兮兮的望着discern,脸上满是歉意。

“undyne

eight

error

horror

naughty,这几个词语仿佛没有什么关联,但是事实就是没有关联,它后面有一句话是关键点,这个关键点,重要的就几个单词元音和棋盘,这里涉及到棋盘密码,将字母转换成十位数,一个密钥是5x5棋盘的密码,i和j在同一个格子,十位上的数先读,对照行,个位上的数后读,对照列。比如35,答案就是G。那么我想你也注意到了,元音,刚好也是五个,没错,这里用元音代替了数字,a代替了1,e代替了2,依次类推。我们只要从这些字母中找出元音就好了。原音组合就是,ue ei eo oo au 对照棋盘,答案是white”

“原来如此,确实太刁难了”

“他就是不想让你通过,这样才能符合节目发展,跟你解释真是耗费精力,不要指望我做下一次了。再见。”

“好好好”​frisk敷衍的回应“那么discern明天见”

“明天?明天你别出遗迹,我不会在的,我也不想再带你去王都一趟了”​说完discern就瞬移离开了。

“真是完全违心的死傲娇啊。”

说完frisk推开了面前的大门,穿过了地下室,来到了那个熟悉的门前,推开了它。

“妈妈,我回来了。”​

gloomytale关闭ask

之后不会受理新的ask了,旧的ask也有可能没法回答,非常抱歉。

在gloomy全部更新结束后,我会彻底退出ut圈,所以突发这个意外,非常抱歉。

(致歉)

之后我会写一些原创的小说,想留下的就留下吧,不过和ut有关的事情不用找我了,我现在只更新

重新定个日期吧

思索了一些时间吧,我决定了,暂停在lof的更新。

不过,很快了,马上就回来,1.16之后我就会给期待的人们,一个回应。

不过应该也没有吧,全当自我安慰了。

等gloomy的更新结束,ut圈也就和我彻底没有关系了

随笔-赠unexpected

今天,又送走了一个在自己笔下,曾经活灵活现的孩子。我想,该为他处理点后事了。

在笔下,在经过了长时间的磨砺之后,才出现的一个这样的孩子,但却依旧,令我意外的喜欢,或许这是常态,毕竟,没人会不喜欢自己的孩子。

经过这段时间的书写,他的旅行,也在今天,走到了终点,展现了他的结局,在今天回归灵魂之所,前往了,我笔下所有死亡的孩子所生活的地方。

他或许解脱了,他不用再维持自己的空间,很轻松的活着。或许那一天他就能脱离unexpected的性格,回到一开始的模样。

当然,这是我不得而知的了。

只不过,依旧惋惜的事情,可能是还是没有人注意他们吧,没有人在意他们的故事,发生了什么,也不过就是那样,我也知道,这个时代,没人会在和自己无关的东西上浪费时间。怎么可能,会留下来,慢慢感受。不过也有可能,是我表现不出来吧。我的文笔,害了他们,也不是没可能。

说多了,孩子嘛…就像生活,不是所有人都会被关注,他们被忽视,也正常。

只需要懂的人懂他们就好了。也只要给他们展现就好了。

慢慢的坐下来,冷静的去思考新的故事吧,也许还能找到有关unexpected的回忆。

或者再次花费时间,创造一个新的孩子。

或许在身边的人看来,花费时间,精力,去不断的完善一个孩子,给他们注入感情,灵魂,让他们能陪在自己身边,很愚蠢吧。

但无所谓了,我爱就好了。

继续写下去吧,给期待人,回应就好了


这三张都是unexpected,既然赠文都发了,自然也是要带上图片的(笑)感谢 @现实逃避の猫糖薄荷 帮忙。
嗯嗯。

圣诞的赠文(也许)

时间,不知道过去了多久,谁也,无法阻止它缓缓的流逝,它是只会前进的,这一点从未改变。它就这样流逝着,流逝着,到了这个日子。

“圣诞节?”犹格不知道从哪突然回忆起来了这个节日。“按照下等生物的说法,这个日期就是圣诞节了吧”

距离上次离开unexpected之后,已经不知道过去了多久。出乎意料的事情便是,unexpected在那次分开之后就再也没有拉他回去。往常,他都会这样做的,这个奇怪的变化让犹格有些惊奇。但是犹格并没去管这些,最近自己也有很多事情,没有了那个家伙的干扰,倒是轻松了不少。只不过那个红色的衣服还是时常出现在眼前,让犹格不得不晃脑袋解决问题。

于是分离直至今日。“算了,去找一下那家伙吧。”若是别人,犹格应当会在对方休息的时候突然出现,宛若惊喜一般。可是对方毕竟是unexpected,如果犹格不在,这家伙可没有休息过。

犹格开门来到了unexpected所在的空间,四周依旧是一片漆黑,unexpected的空间,就没有明亮过,哪怕是神明,视线都能被阻隔。

但是,犹格还是能看到的,那鲜艳的红色衣服,就在前方。unexpected就坐在那,坐在那个空空荡荡的地方,手压在身下的雪地上,抬头看着天空,那残破的兜帽仿佛压在了脸上一般,即使抬头也没有落下,因为犹格背对着unexpected,也不知道他的脸上是什么表情,不过必然还是那副癫狂的模样。

犹格走了过去,踩在雪地上,几乎没有发出什么声响,但unexpected还是察觉到了,他立刻回头,用满怀恶意与憎恶的眼神看了过来,犹格这才看到,unexpected嘴中还叼着骨剑,自然是剑刃一端。不过在看到犹格的那一刻,这个眼神就消散了,取而代之的是不屑的目光。

“你还会回来啊。宠物,果然会想主人啊”

结果刚开口就是那种不屑的话语,同时骨剑自然的翻了一个身,落了下来,被unexpected握在手中,抛了过去。

犹格刚想回应什么,便被这个骨剑扎中,于是支吾的声音就代替了之前想说的话语。

“灼炎”随着骨剑回到了unexpected手中,犹格身上的伤口立刻燃烧了起来。

“唔!!好烫好烫好烫!疼!啊啊啊!”火焰伤害对于犹格来说,一直都是最致命的,这样强烈到刺激让他直接在地面翻滚了起来,不过这个火焰似乎并不会因为翻滚而熄灭,似乎还有越烧越大的趋势。

不过立刻后背就有被刺了一下,随之而来的就是unexpected冷漠的话语。

“苏生”

火焰熄灭,伤口复原,一切都那么迅速。

“这都,圣诞节了,不是你们这些凡骨庆贺的节日了吗…怎么…”话还没说完,犹格就住了口。unexpected能跟谁庆贺,自己?

想来unexpected,也很少直接用带有这样魔法伤害的武器攻击自己。犹格缓缓的抬头,迎上了unexpected的目光,unexpected依旧是那副熟悉的表情,戏谑的看着自己,读不出任何情感。但是…

“你生气了吗,在怨恨我那么久没过来吗。明明…”犹格又一次住嘴了,如果你想我完全可以拉我过去陪你啊,我也没说不乐意。

这句话终究没有完全出口。随即慌忙的避开了视线。“要…一起过圣诞吗,当做…我给你的补偿”一抹红晕突然浮上了犹格的脸,他用袖子挡住了自己,把脸埋在了其中。从未有过的感觉,在思想中蔓延开来,他知道这意味着什么。

我…究竟是。啊哈…就,圣诞节,放松一下,就一下,希望阿萨不会怪我吧。

“给宠物一点自由是主人该做的事情,只是你放荡过头需要一些惩罚而已,而且,我当然没忘记这是什么节日,你当然就应该陪我。”骨剑回到了unexpected手中,他轻巧的别在了腰侧。

“小鬼…不要因为我给了你一点便宜,就得意忘形啊!”犹格愤恨的喊了出来,不过unexpected当然没听进去。“哼…圣诞节。”

他和unexpected一起环顾了一圈周围“你这里哪有圣诞节的味道啊,一起来布置一下场地吧”

“需要什么,我可先说明了,没有就是没有,我也变不出来,顺便,我这里也没有电力。”

“你**,为**”犹格忍不住了,直接爆了一声粗口“圣诞帽有没有”

“没有,有我也不戴”

“草莓糖?”

“没有”

“我记得这个有!”

“丢完了,反正它们对我来说一点用处都没”

“嘶…圣诞服?”

“帽子都没有,还指望有这个?”

……

在一翻争论下,他们终于点到了一个有的东西。

“圣诞树有没有啊啊啊!!!”

unexpected听完思考了一下,看了一下远方的屋子。

“有,等一下吧”说着unexpected就抬起了手,把树瞬移了过来,不过那个树灰蒙蒙的。

“圣诞树是绿的啊”犹格再次抗议。

“是绿的”unexpected伸出骨剑抹了一下,一层灰落了下来,树露出了只有圣诞树那样的绿色。

犹格捂住了脸,这究竟是,放了多久啊…“就只有这个了吗”

“是的,哦,不还有这个。”unexpected拿出了一颗灰蒙蒙的星星,吹了一下,金色的星星显露了出来。“不过还是那句话,地下没有电,它亮不起来。”

“呼嗯…好吧,unexpected你就清理一下这个圣诞树可以吗,我带点装饰过…”话音未落,一团灰尘就从空中扑了过来,完成了致命的打击“唔嗯,噗啊,咳咳咳…”犹格被灰尘呛的眼泪都快咳了出来。

而这一切的作俑者,正挥动着骨剑,坏笑着注视他。在他旁边是已经完全被清理干净的圣诞树,翠绿的针叶,挂着五颜六色的彩球,如果发光,又会变成什么样呢。

“没有我的允许你不能离开,你以为我清理灰尘要多久”unexpected说着,把手中的那颗星星放了上去,亲手为圣诞树铺上了彩带。

“咳咳…”可是犹格还在旁边咳着,似乎才刚刚把灰尘清理走。

“哈,我以为你们神的体能能免疫这样的灰尘呢”unexpected摆了一下手,不屑的回应道。

“咳啊,咳啊…你好歹看看厚度啊。”出乎意料的事情是犹格并没有再反驳回去,也没有再凶狠的发言。“想留我下来,不用这样的…我今天,真的不会跑了。”

“谁说我是为了让你…留下来才这样做的,自作多情,我只是想看看你这副难堪的样子罢了”unexpected走进,靠近了犹格,犹格本能的后退了几步,但很快被unexpected拦住了,unexpected缓缓的张开嘴,凑了过去。犹格也闭上了眼睛,脸上闪过了绯红。

不过应该到的吻没到,脊椎倒是被贯穿了。

“unexpected你!”犹格捂着被贯穿的地方,痛苦的后退了几步。“疼,好痛啊…”今天的犹格,倒是尤其乖巧可爱。

“你不会真的以为我会吻你吧,哈哈哈哈…呼嗯,太好笑了,嘿,你知道你现在的表情,我多喜欢吗,太美好了,啊哈。”

“嘶,真的很痛的啊…”即使不用苏生,犹格自身的恢复速度,也还是能治疗好这个伤口的。

“好,那么接下来,做什么,圣诞树已经在这里了,就当今天圣诞节吧。”

“接下来…”犹格本想让unexpected带着自己逛逛,但是想到这个空间自己早已经不知道看过多少次了,便失去了兴趣。“来堆个雪人吧,不许用能力,我们一起堆。”

unexpected突然愣住了。

“雪人啊…”随后说了什么,好似在微笑,犹格呆住了,这好像是第一次看到unexpected露出那么和善的微笑。“好久没堆过了,好啊,一起来吧,这一片的雪地,还够堆个雪人呢。”

“嗯”见unexpected如此有兴致,犹格也安心了下来,至少不用担心被捅了,不过为什么有些失落呢。

很快,他们开始各自堆雪人了,unexpected弯下了腰,小心的团了一个雪球,握紧,在雪地上翻滚了起来,雪球滚过的土地,自然而然的出现了一个小坑,雪球也在unexpected手中慢慢成型了。

不过犹格…

“啊,散了…”

“呜哇!好冰!”

“唉唉…怎么扁扁的”

在雪地反而是手忙脚乱了起来,神明自然没有干过这种事情,第一次,难免会这样。

“可恶,我才不会比信徒还弱啊,不能让那个小鬼嘲笑我”于是他又一次翻下身,更用力的翻滚了起来,不过越急躁,反而越…

直到unexpected已经完成了雪人的基座,犹格才只弄出了一个跟石头一样成块的雪堆。

“啊,神明都是那么愚笨的家伙吗”unexpected走了过去,握住了犹格的手。“勉为其难的指导你一下吧,堆雪人这件事,光想着快,可不行啊。”

“唉,我才不需要,信徒教我,而且,你真的不是要捅我吗!”

“多谢提醒,顺便,我也不是你的信徒”unexpected伸手摸到了后面,打算拿骨剑。

“不!不要!等一下啊!”

……

就跟教学discern一样,unexpected耐心的指导着对方的每一步,虽然中间骨剑总是在犹格身体中进进出出,但是时机都很巧妙,完全没有阻碍到对方。

空旷的雪地,就这两个骨,在雪地中嬉闹,玩耍,没有发光的圣诞树立在他们身后。犹格这才注意到unexpected的脸上,不知道何时已经失去了那癫狂的表情,换上了微笑,始终挂在脸上,他也,彻底放松了吗。犹格想着,也开心了起来。

“这个圣诞过后,我再在这里带一段时间好了,unexpected就好好休息一下吧,我真的不会跑走哦,不过真是的,明明都教了我最好要用手,unexpected居然还是一直用骨剑”

但是出乎意料的,unexpected没有回应这个话题。“继续堆雪人吧,我比你熟练多了,用什么都可以”

眼前的雪人已经堆上了三个雪块,unexpected用骨剑将他们削成了完美的圆形,插上了树枝。犹格也过去拍了拍,做着骨剑做不到的事情。

“终于!堆好了”犹格开心的拉起了unexpected的手。

但是…

“唉…”没有握住,为什么,应该…

unexpected抬起了自己的手臂。“嗯…我的时间,呼,居然真的来得及完善这个雪人”

“什么意思…”犹格这才看见unexpected的手臂若隐若现。“怎么回事…”

“我应该感谢这片黑暗,才能让你…对这些视而不见,就让我…让你看看吧,看看这片空间,真的很少这样做了”空间的黑暗迅速褪去,但是也只是一小部分,不过,真的只有这一部分了。

破碎的地面,满是裂纹的天空,周围都是虚空,什么都没有,原先偌大的空间,只剩下了这一片土地。

“怎么会…”犹格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,为什么空间会粉碎成这样

“抱歉,我坚持不下去了…没想到,只是一天就…也许我本来就应该放弃一些空间,这样还能等到你回来。”

犹格望着眼前的这一幕,unexpected的身体,也逐渐透明了起来。

“那就喊我过来啊!”几乎是反应过来的一瞬间,犹格近乎哭喊的喊叫了出来。“为什么!把我带过来不好吗!为什么一定要等啊!”

unexpected只是举起了圆环,上面早已经没有了魔法波动。

“我找不到你,或许这就是命数吧,你这次一离开就走了那么久,不过能在死前看到宠物,还不错。”

“不要再说了…”如果,如果我一直在的话,如果,我能注意到,如果,我可以接近他…不对不对…我是神,我不能对…我。不行,不要啊…unexpected,我做不到…不要走。

“你居然没有感觉,现在控制空间,轻松多了吗,因为是神明,所以感觉不累吗。”

“unexpected…”犹格又一次伸出了手,但是却又一次抓空。之前欢乐的气氛,骤变。

“神明,该去做,自己该做的事情了,在我这里太久了,守在一个不该存在的存在身边,可不是神明该做的事情,而且我知道啊,你来的目的,是观测这里。”

“不要,再说话了…”仿佛每一次发言,他的颜色,都会更淡一点。

“就算是监视,我也是,喜欢上你了”

“啊…啊啊…”为什么,什么都说不出来,我明明只是,监视者…我…我不能…

“犹格,再给你说一件事吧,今天,是我变成unexpected的日子”

说完unexpected便倒在了地上,身体跟着自己周围的空间一样,逐渐的透明了起来。

unexpected终于累了。

​随着不知道从何处传来的最后一声叹息,犹格直接扑到了unexpected的身上,吻住了unexpected的嘴,舌头贪婪的交织了过去,试图捕捉这最后一点残留。但很快,就脸舌头和唾液的触感都没有了,unexpected的身体慢慢的消失不见。连一件遗物都没能给犹格留下。周围的土地,崩塌了过来。犹格无意识的,看着…看着眼前的骨头,笑着消失。自己就趴在地上,趴在冰冷冷的雪地上。

在崩塌靠近犹格的时候,他拉开了一扇门,连自己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一般坠落了进去。​

地面逐渐的消失,蔓延到了那个雪人,证明unexpected存在的最后一个东西,犹格和unexpected一起做的雪人。

但,那个普通的雪人就这样落到了无尽的黑色之中,消逝。仿佛不曾存在过。

空间迟早会再被填上,可是再次站在这个土地的生命,有谁知道,这个地方曾经存在过一个不应该存在的生命呢。

并非没有救赎啊…

实际上就是没有。

他救不下你,没能人救得了你。

毕竟你是不该存在的生命。

unexpected。​

27.阴雨点缀着花园

​frisk伸出了手,握住了asgore伸出的手。这只手就跟toriel一样温暖,不过要更大,更有力一些。雨水直接拍打在了frisk脸上,水珠顺着她的脸颊落在了地上。但是她依旧抬着头,看着asgore,笑容未消退半分。

“我们走吧,孩子”​asgore说着,站到了frisk旁边,所有的怪物看到了这副模样纷纷避让到了一旁,给他们让出了一条道路。

“嗯,好的…但是…我该怎么称呼您。”​frisk询问着。

“叫我asgore就好了”毕竟我也不是你的王,他这样想着,但是没有说出来。

“唉,这真的可以吗?”

asgore没有说话,只是点了点头

“你应该没有别的事情要做了。”

“嗯”

discern和alphys站在原地,看着frisk和asgore走远,都放松了下来。他们并没有想到asgore也会出现,不过asgore的出现让他们轻松了很多,至少不用担心额外的风险了。

alphys又撑起了伞,而discern也不知道从哪拿出来了另一把伞,走到了怪物中的一个圆桌的椅子上,也不在乎雨水打湿的椅子,直接坐了上去。两腿翘了起来,架起了二郎腿,头一歪,压倒了早已经撑在了桌子上的手上,脸上挂着一副麻烦,但是又无可奈何的表情,雨伞卡住了桌子,挡住了外界的雨水。alphys明白了discern这个举动的意思,也走了过去。

​“我想你们有很多问题要问,那么来吧,问答时间。”discern说出了这句话,歪着头,用另一只手抛起了一个糖果。

……

“从遗迹过来,一定很辛苦吧,说实话frisk,我很惊讶,一个人类能说服undyne,alphys。让她们允许你来这里。”​

“啊…”​frisk挠了挠头,如果不是读档的能力,自己已经在瀑布就变成尸体了吧。不过这个事情,还是不能说出来啊。“因为大家,对人类的偏见,还是没有那么严重吧。”

“undyne,她应该是对人类敌视最严重的,你能从她那里走过,作为一个孩子,已经很了不起了。”​

就在这样的谈话中​,asgore走到了城堡面前,用手慢慢推开了城堡的大门。但是门后并没有出现跟人类世界一样金碧辉煌的大厅,铺满红色的地毯。而是极其简朴的石头地面,大厅空空当当的,只有简单的桌椅,摆在靠近墙壁的地方。头上挂着朴素的挂饰。

frisk让有一些惊讶,这和城堡外面的景观​,相差甚远,从外面看那么华丽的城堡,怎么会简陋成这副模样呢。

“很惊讶吗”​asgore是看穿了frisk的表情“和人类社会比起来,这确实差了很多,这里其实是给怪物们举办活动的,我居住的地方还要再往后一些。frisk,我想问你个问题。”

“好的,asgore先生。”​

“toriel最近过的怎么样,你从遗迹过来,应该见过她了。”​

frisk稍微愣了一下,妈妈…

不详的一幕猛然浮现,Fox…他真的没有回来吗。

“嗯,妈妈过的很好,遗迹那边现在也很安全,我还答应回去看她呢。”​

“妈妈?”​asgore停顿了一下“哦,原来如此,她确实有着这样的品质和能力。”

​“asgore先生为什么突然问这个问题呢”

“因为她是我的妻子”​asgore说着,笑了笑。

​“哦…嗯?唉唉?”frisk被这个回复惊了一下,随后才发觉了asgore和toriel的相似之处,又急忙晃了晃脑袋,似乎想解释什么。

“哈哈,别那么慌张孩子,toriel确实有那个能力,你会这样称呼她,我觉得并不奇怪”​

(*但你还记得你是什么时候确认的吗​)​

“那为什么,妈妈没有在王都。没有跟asgore先生在一起呢”

“总要有人看守着和人类世界链接的通道,作为王需要这样的牺牲。不过,我们每年都还会见面的。”

并且我不想toriel看到王都的这个景象。这也是asgore没有说出的话语。

​asgore走到了最深处右侧的门前,打开了这扇门,里面是一个过道。打开了门之后,asgore主动让开了路,示意frisk先进去。

frisk听到了asgore的答复,急忙平复了一下心情,也是听从了asgore的指示,走了进去。​asgore自然也就跟在了frisk的后面。

“过了这个走廊,就到了”​asgore耐心讲解着。“平时怪物们都可以来这里找我,虽然有些时候我也会去其他房间。”

“嗯嗯”​虽然frisk很好奇,为何asgore一直在闲聊,但终究没问出去,自己就跟着asgore聊天,也没什么不好。

“没有必要紧张,孩子,我不会伤害你的。放轻松,就把现在当做饭后散步好了”​asgore突然说出了这句话。

“嗯!”​frisk这才注意到自己手依旧在不自觉的握拳,手指都压出印记了,如果不是asgore在自己身后,自己也不察觉吧。

就在这个时候走廊来到了尽头,她打开了面前门,看到了一个跟toriel家一样的屋子面前。“这里?”​

“这就是我居住的地方,进去吧孩子,如果雨停了,我们还可以先去花园坐坐。”​

也就在asgore说话的时候,frisk就已经推开了折扇屋子的门,花香从屋子中传出,​屋内的景色和toriel家中,并没有什么差别,不过若真要说什么区别,那就是屋子内,花朵多了很多。

“这些都是toriel在这里的时候养的花,现在是由我照顾”asgore走到了一朵紫罗兰面前,看了一会。

熟悉的景色让frisk彻底放松了下来,而asgore好像也并不是带frisk来房子那么简单。地下室摆在相同的地方,asgore离开了花瓶后,又拉起了frisk的手往那里走去。

不过,asgore这里​的地下室没有那么长的走廊,只有一个t字路口,连着两扇门,asgore看了眼左边的门,那边似乎还有着雨声,他摇了摇头,带着人类往右边的门走去。

门后是楼梯,继续往下蔓延。

“asgore先生,我们要去哪?”​

asgore闭上了眼

“应该是,所有落入地下的人类都想见到的地方。”​他们往下走着,左拐…光芒万丈。

那是人类的结界,正在这个巨大的入口处,发出着耀眼的光芒,强烈的光魔法阻隔了视线中能看到的一切,这里,已经不需要asgore驱散黑暗了。

“回去吧,人类,回到你的社会”​asgore松开了手,往后退了一步。

“哎,可是,asgore先生,我之前就说过,我要留下来的”​

“但是怪物们,不会接受你,回去吧孩子,那才是你应该生活的地方。这个地下终究不适合你”​

“不试试怎么知道呢,不试试怎么知道怪物们会不会接受我,不试试怎么知道,我能不能适应地下的生活,而且我在刚刚说的都是真心的。”​frisk说着

“那个小鬼,她是真的想留下来,并且没有任何恶意,你们不会没有察觉到吧”城堡外的discern一反平日怕麻烦的表情,严肃的跟所有怪物说着。

“仅仅因为她是人类,就要被驱逐吗,那么我们是不是犯了和人类一样的错误,因为是怪物,就要被消灭,他们不就是那样想的吗。”​alphys也跟着说道。

“人类都会犯这样的错误,怪物们也一样,并非所有怪物,都能放下偏见。”asgore没有看着frisk,只是盯着结界的光。

“我在这个地下,我已经有了很多朋友,很多回忆了。我想和discern,alphys,undyne,papyrus,mettaton,妈妈一起生活”​frisk地下了头,水滴顺着留下,也不知道是不是眼泪。

“人类,怪物,到底是什么区别了我们,名字,样貌,性格,还是灵魂?”​discern顿了一下,看向了alphys。

“人类为什么不可以挂上怪物的名号,怪物为什么不可以挂上人类的名号?这又有什么不可以的,frisk和我们,真的有那么多不同吗。以前的我们难道都没有和人类交流过吗,那些人类也都变成伤害我们的人吗。”​alphys接了过去。

“怪物和人类,本来就不同,一些东西,本身就无法改变,就算是过去接触了其他人类,现在,那份憎恶,也已经感染了所有怪物。”asgore叹了一口气。

“不试试怎么知道我能不能留在地下,这个结界,我不是随时都可以穿过吗,我就不能有,不能有一次…尝试的机会吗!求求你了,asgore先生,让我…留下来吧。”

“哪怕有可能会因此丧命?”asgore终于看向了frisk

“我相信,alphys和其他怪物,能保护我。而且我也不害怕”frisk停顿了一下“死亡。”

或许她依旧害怕,万一她无法再读档了呢,但是像留在地下的信念超过了对死亡的恐惧

asgore沉默了,面前的孩子,那份信念,让他无法再拒绝下去。他知道,他身为王,却在逃避一个最不该逃避的问题。

对付人类交给了undyne,这本是他应该去做的决策,他放弃了。王都的阴沉他无法规劝,他只是调走了所有…所有无法接受这一幕的怪物。

他期待着时间去抹平,而不是自己去解决,这样的自己,真的适合当怪物的王吗。

而现在,这个人类却打算面对,去改变。与这样的自己产生那么鲜明的对比,asgore知道,他没法拒绝下去了,作为王,他应当,去尝试这个可能性。这个没有危害的可能。

“好吧,我同意了,希望你,真的能改变这个地下。先去…换一下衣服吧,也许那套衣服会适合你。”你跟我的孩子,在这一点上,真是相似啊。

……

“asgore先生,这个衣服好大”frisk看着自己已经盖住双脚的黑色裤子,蔓延到膝盖上面一些的红色衬衫,还有那个完全遮住自己上半身的黄绿条纹的假两件披肩。露出了无奈的神色。

“嗯…”asgore看着面前这样的frisk,也摆出了一副沉思的样子,皱起眉头。“先这样吧,之后我会叫alphys带一件新衣服过来,孩子你也可以找在瀑布的muffte做一身,不过今天只能先这样了。”

​“嗯,好吧”

……

外面的暴雨,渐渐停了下来,虽然阴云并未散去。花园中的花朵,花瓣上都​带着晶莹的露珠,绽放着属于自己的色彩。这场暴雨没有打散它们,就像这个地下,在黑暗中始终有着两个光,想带领着黑暗中的怪物们,走出那份过去。

discern看着所有的怪物们。

“沉寂于过去,没有什么,但是因为过去而停滞不前就是错误。我们不能只看到过去,还要看到未来,看到,想要前进的目标。”​

走吧,雨停了,去看花海。


@蓝樱浅蝶 的ask完成,依旧是 @狐狐ox。 帮忙画的。十分感谢。
(屑老板发言:但是离累死还差很多啊)
欢迎继续投来ask,虽然进度很慢,但是我们都会画的!(不过感觉并没有做到尽善尽美呢)